CULTURE
  • 曾经非法地下,现在成了巴黎最酷最闪耀的聚会
    Update time:2019-10-03

曾经非法地下,现在成了巴黎最酷最闪耀的聚会

 

采访:Cecilia;写稿:Summer Lee;编辑:鲁晓芙


除了每一个到达巴黎的游客都会前往打卡的卢浮宫、埃菲尔铁塔、塞纳河,古老的巴黎,仍然还有着新奇有趣的吸引力吗?

答案是:是的!当然!

近年来,在巴黎秘密的地下场所举行秘密精英派对,已成为一种趋势。一个名为“我们是神谕者”(We Are the Oracle,简称WATO)的团体,在地下墓穴、废弃的城堡和空荡荡的铁轨上等巴黎各处难以捉摸的地方,举办烛光晚餐派对和化妆舞会。

一开始WATO,仅仅是在城市精英影响力中口碑相传的晚会,现在已经演变将“睁大眼睛”的神秘感、通宵狂欢的活力和“今夜无眠”的浸入式戏剧,结合起来的季节性主题派对。

为了探索这个神秘的派对,欧洲REEC杂志专访了WATO的创始人富尔克·朱贝尔。



在巴黎的地下墓穴里举行派对


巴黎这座世界大都市的地底下,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地下墓穴,埋了六百万具遗体。并且因其前身曾是中世纪的地下采石场,有着蜿蜒复杂的地道,更具有冒险小说里复古的神秘色彩。

这些失落的地下空间,对于爱冒险的巴黎人来说一直都有着极大的吸引力,活动人士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将它们改造成各式各样的游泳池、夜总会或酒吧。而富尔克·朱贝尔却想在巴黎的地下墓穴里举行派对。

那时,富尔克·朱贝尔还是一名才毕业的商科学生,他花了一年时间参加了13个国家的24个节日,比如内华达州的“火人”以及比利时的“明日世界”,学习如何把类似的场面带到巴黎。

2011年,朱贝尔创办了一家制片公司,名为“我们是神谕”(We Are the Oracle,简称WATO)。这一年,朱贝尔和他的团队在巴黎第13区意大利广场30多米的地下,举办了一场40人的烛光晚宴。

但是这场神秘的派对,却被警察打搅了。为了躲避警察,参加人员不得不背着办派对的桌椅,步行了30分钟。朱贝尔回忆道,“这真的是警察突击,我们一点也不谨慎。这很蠢,但这是我们的第一次。”但是警察的闯入,却为这场派对增添了刺激,也无意中使得WATO在巴黎的派对群里,打开了名声。



整个巴黎就是秀场


事实证明,巴黎人想要的,不仅仅是在露台上啜饮波尔多葡萄酒,或者在名声在外的夜总会喝香槟。

没有政府证件资格、没有项目批准公文,WATO始终面临着“非法团体”的紧张感,但是WATO近年来却不断得到公众的支持。巴黎市政厅顾问Frederic Hocquart认为,巴黎需要“在夜生活方面提供一个有趣的选择,不仅是餐厅和俱乐部,还有非典型性的夜生活。”这将使巴黎不仅对巴黎人更有吸引力,而且对国外也更有吸引力。”

而且,WATO在失落空间举办聚会,也与巴黎市长安妮•伊达尔戈在巴黎政坛塑造的“走向大胆”改革力量的形象相符,她对这些地下空间,如何推动巴黎的发展持开放态度。

“这些未使用的和不典型的空间非常丰富,我们不能忽视它们,”她说。“巴黎永远不会是一座完工的城市。我再也听不到末日论者,把巴黎描绘成一座沉睡的博物馆城市。巴黎是一个能够想象未来,而不否认历史的城市。”



“你就是秀本身”


“你正在跳入另一个世界或另一个宇宙,”40岁的Vincent de la Morandiere说。“这是一个聪明的聚会方式。酒吧或迪斯科舞厅很无聊,所以去看一场你坐在座位上的表演也很无聊。”

在“我们是神谕者”的派对上,他补充说,“你就是秀。”

wato的每一场派对,都有一个特别的主题,在派对上,你必须穿着符合主题的造型出现,可能是一个威尼斯人、一个苏联战士或者一个地下的幽灵,就如同浸入式戏剧一般,而你自己,就是这个主题戏剧的主角。

随后的派对变得不那么隐秘,演变成了一个有着装规范,更加公开的娱乐盛会。2014年,朱贝尔把第18区Espace Glisse滑板公园,变成了一个沙漠绿洲,里面有60吨沙子。乐队演奏了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的主题曲,3500名宾客抽着水烟,骑着骆驼,带着围巾。

随着WATO声誉的提高,更多的大公司找上门来,要求策划更高水平、更加奢侈的晚会。例如,著名品牌“巴黎世家”花了一年时间进行策划,制作成本超过100万欧元,折合人民币800多万元来做一场晚会。

朱贝尔称:“为了实现我们的雄心壮志,我们还可以把溜冰场、沙漠,变成一个没有限制的地方。”对于那些热爱WATO的巴黎人来说,参加WATO的派对唯一的要求,就是预留时间来一定参加。为了保持神秘性,WATO往往仅在聚会的前一天,才公布举办地点。

事实上,WATO并不仅仅总是在巴黎举办派对。成立八年来,WATO已经组织了120场活动,在巴黎、伦敦、柏林、威尼斯、马拉喀什和瑞士等地,接待了超过4.5万名客人。

当然,参加主题派对的也不仅仅是巴黎人。九月份的一个周四晚上,一群骑着马的法国共和卫队(法国骑兵文化的骄傲,类似于中国的三军仪仗队),突然地来到了巴黎国家档案馆,举行了历史上最为盛大的晚宴之一。

出人意料的是,这群“法国共和卫队”的扮演者,其实是一群远道而来的美国人,他们是为了参加法国巴黎WATO的活动,特意从美国飞过来的。



附录,WATO组织更多活动和创始人“美照”



Copyright © 2015 www.reec.top All Rights Reserved